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 > 奇闻 > 正文

济南芙蓉街区:寻找饮马泉

未知 2020-11-24 12:09

饮马泉是济南的历史名泉之一,但多少年来,它就被张冠李戴;而它的真身,则被历史湮没。

今日芙蓉街

饮马泉,又名饮马池。据2013年《济南泉水志》第一编“泉水揽胜”所载:饮马池(泉)位于历下区泉城路北,原在山东省统计局院内。21世纪初旧城区改造后,在今红尚坊商厦处。明嘉靖《山东通志》载:“在都司北,池有芙蓉堤,绕文庙东,俗呼叠道。”明崇祯《历乘》、清乾隆《历城县志》、道光《济南府志》均有载。都司,即明代设立的山东都指挥使司,清雍正年间撤裁,在其址设立泺源书院。故饮马池后又称“泺源池”。泉池面积50余平方米,水势甚好。1970年市自来水公司在泉侧钻井四眼,建成泉城路水厂,此后……遂被填没。

据笔者考证,上述这段介绍文字错误甚多。

其一,是嘉靖《山东通志》记载有误,它将饮马池与芙蓉堤两个条目,变成了饮马池一个条目。嘉靖《山东通志》的上述记载,来源于比它早几近百年的《大明一统志》。翻开《大明一统志·济南府志》,其中关于“饮马池”条的全文是:

“饮马池,都司后,前有白云楼,今废,楼后有白云泉。”

而紧相连接的另一条即是“芙蓉堤”,其全文是:

“在文庙东,俗呼为叠道。”

今日芙蓉泉

由此可见,饮马池与芙蓉堤原来是两个条目,而嘉靖《山东通志》在“搬运”的过程中将两者合一了,中间还莫名其妙地添加了“池有”两字,以作为连接。而其后的明崇祯《历乘》、清乾隆《历城县志》、道光《济南府志》等志书中关于饮马池的记载,均依据嘉靖《山东通志》,因而全是错误的。这一谬误流传甚广,使得饮马池不再是饮马池,芙蓉堤也不再是芙蓉堤了。而更为不幸的是,嘉靖《山东通志》还丢失了介绍饮马池的关键文字。

珍珠泉在德王府内

其二,由于两书年代不同,都司所在地便不一样,明代成化前,山东都司在白云楼濯缨湖上(即今珍珠泉大院),成化初年,在都司衙门建德王府,都司迁至西巷(约略相当原山东统计局大院)。而《大明一统志》成书在明英宗六年,其时德王府未建,都司所在地尚在白云楼濯缨湖上。所以《大明一统志·济南府志》中关于饮马池的记载是“饮马池,都司后,前有白云楼,今废,楼后有白云泉”。有了这段文字,就更加真相大白了;原来,众里寻他千百度的饮马池就在白云楼的后面,与白云泉相隔不远。

由此我们解开了饮马池的一个历史谜团:饮马池乃是前在明初(成化前)都司衙门、后在德王府的泉池,与后一个西偏的都指挥使司(即在后来的山东统计局大院)的泉池毫无关系,而后者只是冒用了饮马池的名字而已。

无独有偶,近日笔者在阅读清初山东诗人赵作舟的《文喜堂诗集》时,又发现了关于饮马池的记载:

康熙甲辰(三年)前后,在原德王府驻地出现了一家名为“汇泉”的旅社(或为官办),当年“留省质讯”的登州府举人(顺治甲午)赵作舟便住进了这座旅社,旅社内有泉,名饮马泉。赵写有《汇泉偶成》《夏夜汇泉邸中》诗描绘当时的情况,其《汇泉偶成》:

“晓河日射气如烟,投钓纷看饮马泉。

旧是宫花深绝处,白鸥春水自年年。”

(赵作舟《文喜堂诗集》,清道光四年刻本)

由此诗可知,清初,虽则德王府早已墙倒殿塌,而饮马泉的水况极佳,依然喷金吐玉,烟雨苍茫,一派美不胜收的胜景,前来看泉的人络绎不绝(“投钓纷看饮马泉”),人们甚至揽泉而建起汇泉旅社了。而赵作舟一眼便看出此泉原是德王宫内的泉(“旧是宫花深绝处”),此饮马池(泉)曾为德王宫内之泉,又一证也。

作为济南人,我们真的很是想念饮马泉及一切不幸湮灭的泉池。

如果今日饮马池尚在,它当在芙蓉街路东那一片区民居和建筑之中,今云楼泉即白云泉(在西更道)不远处,或者,它已默默无名,或者,它已被掩埋,等待我们再一次唤醒它。(侯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