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体 > 正文

持续十一年助力乡村儿童健康教育 梦想的下一站是“云

未知 2021-05-14 11:43

小姑娘有了属于自己的水杯。受访者供图

 

 

 

  张广义结婚前夕,一场暴雨突临。受天气影响,从北京西驶出的Z75次列车走走停停,晚点近7个小时后,终于抵达甘肃省陇西县。此时,距婚礼开始还有65小时。

  路途艰辛,张广义拍照留念。照片里,他与女友柯晓雯身后的站牌上,箭头指向下一个站点——云田乡。“有云有田的理想栖息地”,张广义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3年后,“云田”成为他创办的公益机构的名称。

  在双方父母以及锦钊小学部分师生的见证下,婚礼如期举行。张广义背着新娘跨小凳、踩气球、钻过学生用手搭成的拱门。

  2010年,正读大二的张广义跟随学校的爱心天使西部助学会社团,到甘肃省定西市漳县金钟镇斜坡希望小学调研。斜坡是个高寒高海拔的地方,坐在教室里烤着火,张广义还是止不住打冷战。一个孩子告诉他,读故事就不冷了。张广义读起了故事,读着读着,孩子们笑了,他也跟着笑起来。

  张广义嘴上的干皮裂开了。一个小男孩从水桶里舀出一瓢凉水递了过来,“老师嘴干,喝水。”他接过瓢,瞥到水里有细细的泥,委婉拒绝了孩子的好意。过了半天,实在渴极了,他从背包里取出矿泉水,抿了一口。就在那一刻,打水的小男孩一仰脖,喝光了瓢里的水。

  张广义被刺痛了。他想起了自己野蛮生长的孩童时期。张广义来自农村,直到读高中后,他才知道要喝热水,而此前,他的习惯是直接对着水龙头喝生水——他的肠胃不好,食用生冷的东西就会闹肚子。

  支教课堂上,总是有孩子嚷嚷着肚子疼,一下课,他们又一窝蜂地跑到水龙头前去喝水……小黄牙、黑脖子、指甲缝里的泥垢也屡见不鲜。最让张广义哭笑不得的,是孩子们心疼老师从家里带来刚出锅的热馒头,上面赫然印着一双小黑手印。

  是大家不愿意让自己清爽利索、身心健康吗?张广义明白,这不是个别人的习惯问题,而是一个具有共性的社会“痛点”。

  地处西北的甘肃气候干旱,水资源相对匮乏。在张广义上学的那几年,很多地方喝的还是水窖水,水源不足、水质不达标、安全保障措施薄弱。相应地,乡村孩子的卫生习惯也差。他们和张广义小时候一样,用嘴巴对着水龙头喝生水,还有人经年累月使用一次性饮料瓶做盛水容器。一次性塑料瓶不但无法盛装热水,长期使用还会释放有害物质,损害消化系统和生殖系统。

  张广义和伙伴们最先想到的是由社团筹钱,为学校打井或者装净水器。咨询了一些工程队和供应商后,才知道在高山上打井至少要三五万元,净水器最便宜也得三四千元,这还不算换滤芯和开机的电费,这样的成本远远超出了大学生社团的能力。张广义转换思路,决定从师范生比较擅长的健康教育做起。

  他联系老师和家长做访谈,可得到的反馈却是学校缺老师上语数外课程,并不需要不考试的健康课。无奈之余,只能在给孩子们义务补课时,夹带些健康教育。一段时间下来,孩子们喝生水的行为并没有得到改变。几个孩子告诉张广义,“老师你们讲得都对,但我们没法喝热水。”

  “对呀,孩子们喝水要么用水瓢,要么用饮料瓶,要么用手捧,喝热水是个正确但无效的建议。”张广义恍然大悟。

  自此,为孩子们送去一只“温暖水杯”,成了张广义的目标。他组织社团每周定期进学生公寓“扫楼”,收集塑料瓶、废报纸、旧书本换钱,并多方寻求爱心企业的资助。近3个月后,他们为斜坡希望小学送去137只水杯。一年后,水杯的数量变成了1161只。

  柯晓雯是张广义公益道路上最为信赖的伙伴之一。一开始,这个梦想成为节目主持人的女孩是被张广义口中“加入社团就能实现主持梦想”的话语打动的。然而,等真正参与进来,她才发现,所谓的舞台只是边远农村的讲台,而台本就是一堂健康课的教案。

  2013年,离开大学校园之际,张广义在纸上写下“稳定”“成功”“赚钱”等20多个求职关键词,最后又一一划掉,只留下“教育”“青年”和“社团”。

  他前往北京,成为一名公益从业者,并在此后3年多的时间里,吸引了甘肃天水、宁夏银川、四川成都等地近20个志愿者社团加入“温暖水杯”联合行动,该项目每年已能稳定服务3000多个孩子。

  源于校园的爱心探索延续发展成为一个成熟的公益项目,张广义坦言,其间,自己至少有四次想到了放弃。第一次,他刚刚工作,面对压力,自顾不暇;第二次是在父亲重病时,已经工作近两年的他只能负担3000元的医药费,而这已经是他积攒的全部身家;第三次是因为项目资金没有到位;第四次,则是他忽然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怀疑——在公益行业干久了,会不会接触不到新东西,就被社会淘汰了?

  新婚不久,迫于经济压力,张广义短暂出走,在一家商业公司工作了5个月,工资是之前的2倍多,却没有带给张广义真正的快乐。他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做公益时的点点滴滴。他记得,一只水杯在一对姐弟手里流转,还有孩子将杯子留给上山干活的父母,使健康与关爱在家人之间传递。他最终选择回归,加入嘉实公益基金会,并为温暖水杯争取到了稳定的项目预算。

  来自陕西师范大学CEEE团队的一份调研报告再一次刺痛了张广义。该报告显示,因为健康教育缺失,有很大比例的乡村孩子存在着根本性的健康问题。25%-40%的乡村孩子营养不良,超过40%有视力问题,近40%存在寄生虫感染问题。

  “温暖水杯”必须转型升级,拓展到更系统的乡村健康教育战略。张广义、柯晓雯决定离开北京回到兰州,更加靠近自己理想中的服务人群。

  在两人所在工作单位,以及西北师范大学、共青团兰州市安宁区委员会的帮助下,2019年1月,兰州市安宁区云田公益发展中心正式注册成立。

  “温暖水杯”项目也在2018年9月荣获“2018中国公益慈善项目大赛”金奖。前东家爽快答应了张广义独立创业的想法,并许诺为云田公益托底几年。“青年参与-村校激活-行动倡导”的三层金字塔结构有了雏形;一套包含身体卫生、视力保护、瘟疫防护、健康饮水、健康饮食等内容在内的健康课堂顺利推出;好玩运动会、未来教师成长训练营等公益活动也在进行中。

  在像张广义这样的年轻公益人为乡村孩子健康问题努力寻找解决途径的同时,我国公共卫生事业亦步入发展快车道。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等政策、法律相继出台,明确提出“国家将健康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学校应当利用多种形式实施健康教育,普及健康知识,提高学生主动防病的意识,培养学生良好的卫生习惯和健康的行为习惯”。

  疫情大考之后,不少学校在教学过程中亦更加突出健康安全教育的重要性。张广义说:“赶上这个大趋势,能走多快就走多快,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2020年,云田公益筹款超过100万元,比2019年增长了40%,仅健康教育类项目的全年服务人数就达到11224人。

  就读于西北师范大学的庞鹏军是云田公益的一名大学生志愿者。2012年5月18日,当时还在陇西县碧岩镇庞坪小学读书的他,从一群哥哥姐姐手中捧过一只温暖水杯,并聆听了一堂健康饮水课。8年后,他在大学校园参与的第一次志愿活动就是“回家乡做好事”——为庞坪的孩子带去一堂健康课。

  毕业于兰州工业学院的马明远因为大学时期参与“温暖水杯”行动的志愿经历,放弃了已经签约的央企,在赔付6000元违约金的情况下,加入云田公益。张广义坦言,受资金限制,他们能提供给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的薪资待遇不算高,招人很难。

  大学生志愿者在项目中的获得感能否转换为长期行动力也是一个“未知数”。很多大学生志愿者能够投入到公益项目中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年到一年半,他们更希望能够在自己参与的时间段里就见证肉眼可见的改变。这也容易让一些新人志愿者中途退出。“希望云田公益成为公益生态中的酵母,将零散的青年公益力量汇聚起来,也让一些青年公益力量变得活跃起来,破解以往公益等同于堆时长、拿学分、凑热闹的误解。”

  云田公益的发展中,也面临许多挑战,不少人习惯性依赖纯粹的物资捐赠。在具体执行过程中,不时因为校长走了、老师变了、社团传承出问题了等,导致项目无法长期延续。障碍还包括自己,张广义坦言,“如果这件事最终不能让更多人参与,那么我个人的能力将成为项目最大的瓶颈。”

  日拱一卒无有尽,功不唐捐终入海。张广义也时常用这样一句话激励自己:“我们会遇见各种墙。我们推墙十下,墙不会倒;我们推墙百下,墙也不会倒;我们推墙千下万下,墙还是不会倒。墙就是不会倒,但我们会变成肌肉强健、有力量的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豪 来源:中国青年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