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三农 > 正文

泰山茶:一缕茶香醉古今

未知 2022-11-22 11:59

一缕茶香醉古今

 

柳萍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一杯香茗,一窗碧水青山。和远道而来的朋友,相聚在泰山茶溪谷,以茶会友,谈古论今,自有说不出的惬意与洒脱。

茶溪谷位于泰山西麓泰安市岱岳区道朗镇,距泰山主峰十公里,是一处天然溪谷,由于这里盛产泰山茶,因此得名泰山茶溪谷。走进泰山茶溪谷茶园,一片翠绿,茶香四溢。

丝丝缕缕的茶香,氤氲着热气袅袅升腾。杯中的清茶,晶莹剔透,手捧茶杯,如同掬起一抹碧绿清泉,入心入肺,心情不经意间变得灵秀而愉悦起来。

清茶入口,山野的清香在舌尖与口腔中轻轻流转,甘香醇厚,余味悠长,顿觉神清气爽。

俗话说,好山好水出好茶,北方饮茶之风始自泰山灵岩寺。自此,茶便与这座圣山、神山深深结缘,融进唐朝之后历代对泰山的祭祀礼拜中。由此形成的茶宴、茶祭与施茶等茶俗,便成为泰山文化中独具魅力的茶文化。

“泰山茶是中国纬度最高的茶叶,泰山特殊的自然气候造就了这个地方产的茶叶肥、耐泡、回甘悠长。由于泰山海拔高,常年云雾缭绕,昼夜温差大,因此茶叶生长缓慢,营养物质丰富,配上软硬适宜的泰山泉水,泰山茶汤嫩绿明亮、香高味浓的独特品质就激发出来了。”泰山茶溪谷的负责人说。

灵岩寺,北方“茶道祖庭”

在泰山山脉,历史久远的茶道礼仪可追溯至盛唐。而位于泰山西北麓的灵岩寺则堪称是中国北方“茶道祖庭”,中国北方茶文化发源地。

“焚香且上五花殿,煮茗更临双鹤泉”。灵岩寺内的一块明朝碑刻,记录了当年僧侣们的修行生活。焚香礼佛,取泉烹茶,皆为日常必修。禅宗讲求“禅茶一味”,禅是心的体悟,茶是物的灵芽,一味神韵相通。在灵岩寺,禅与茶的故事可以找到更久远的渊源。

《茶经》作者唐代陆羽的一整套关于茶学、茶道、茶艺的思想,是我国最早的关于茶和茶文化的系统论述。但其实,早在陆羽数十年前,在泰山灵岩山就有一位在中国茶学史上影响深远的茶学大师——降魔藏禅师。

开元(713—741)年间,灵岩寺寺主降魔藏禅师让侍者从野生茶树上摘下鲜叶煮成羹汤,加上米粉、油膏,让众僧饮用。此茶味虽苦,却能清心明目提神。深夜修禅,不再有人犯困,也不再有人喊饿,于是就有了“禅茶一味”之说。之后,这一习俗在寺内寺外转相仿效,遂成风俗。对此,中唐时期学者封演所著《封氏闻见记》做了较为详尽的记录。《封氏闻见记》是一本薄薄的书册,但里面有两条关于泰山的重要资料,其中一条就是:茶,发祥于泰山灵岩寺。

印记于泰山碑刻中的茶俗往事

茶宴又称茶会,是以茶代酒作宴。茶宴始于南北朝,兴于唐代,盛于宋代。在泰山脚下的岱庙,有一块唐代名碑——鸳鸯碑(又名“双束碑”),碑上记载过唐贞元年间在泰山王母池举行的一场独特茶宴。

唐贞元十四年(公元798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这一天正值立春。按照唐朝礼制,兖州长官要亲自致祭泰山。由于致祭是大典,参加者都要严格斋戒,摒绝酒肉。这次为迎接兖州刺史任要的宴席,只设茶而无酒,这宴就称为“茶宴”。

在鸳鸯碑上,其中有一处就提到“荼宴于兹”,其实是“茶宴于兹”,这个“荼”字就是“茶”字早期的字形,“荼宴”就是“茶宴”。唐诗中多次提到的这种茶宴,在泰山石刻中保留了下来,为后人研究和了解茶文化提供了资料和指引。

鸳鸯碑还记载,在此之前的大唐大历年间,道士们为迎接淄州刺史王圆登泰山,也是携带茶果。鸳鸯碑上关于茶的记载,成为国内最早关于“茶”的石刻记录之一。

以茶为载体,传承仁爱之道,泰山又出现了一种新的茶礼——“施茶”。

明清时期,由于泰山碧霞元君信仰盛行,天下香客信众纷纷结社进香,出现了众多民间“香社”。由于外地香客长途跋涉,多遭饥渴之苦,泰山周边善士便发起“施茶”活动。他们在盛夏酷暑之际,沿山处备置茶水,免费供路人解渴消暑。

泰山女儿茶的“前世今生”

泰山不仅是北方茶道祖庭、茶俗之乡,历史上还曾出产过众多的名茶,尤其是泰山女儿茶。

我国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第六十三回中对喝女儿茶情节有过这样的描述:贾宝玉“怡红开夜宴”之后,恰逢林之孝家的带了几个女人来巡夜,问起宝玉睡了没有,并吩咐袭人,该给他沏些普洱茶吃。袭人和晴雯应答:“沏了一盅女儿茶,已经吃过两碗了。”

据专家根据多种史料考证推断,小说中写道的这一“女儿茶”,便产自泰山之中,也即泰山女儿茶。《红楼梦》中把女儿茶同云南普洱茶并提,说明女儿茶在当时已颇有名气。清乾隆年间,与曹雪芹生活年代大致相同的浙江诗人桑调元游览泰山,也曾写过一首关于女儿茶的诗:“阴崖摘且焙,片片青桐芽。携将圣母水,烹取女儿茶。”读来,令人回味悠长。

“茶:薄产崖谷间,山僧有之,而城市则无也。山人采青桐芽,曰女儿茶······清香异南茗。”明代嘉靖年间所修的《泰山志》曾这样记载泰山女儿茶。由此可知,最早的女儿茶并非正宗的茶叶,而是采集青桐芽炒制而成。

泰山女儿茶还有一个传说:据说当年乾隆皇帝祭祀泰山,途中问茶,当地官吏便选来美丽少女,到泰山深处采来青桐芽,以泰山泉水浸泡,用体温暖热,献给乾隆饮用,乾隆用茶后顿觉心旷神怡、清爽异常,龙颜大悦,遂钦点为御用珍品,名曰“女儿茶”。

如今,经过几十年的培育发展,泰山茶园在泰山及其周边早已颇具规模,小津口、樱桃园、马套村、范家庄等,茶园遍布。

在泰山盘道上,有一家泰山女儿茶舍。茶舍古色古香,用根雕、木雕装饰周围,朴实无华,与周围的生态环境融为一体。上山下山的游客累了倦了,在此坐下稍事休息,耳边听着鸟语花香、松涛阵阵,任清风拂面,品一杯清香的女儿茶,顷刻神清气爽,不一会儿,便又可精神抖擞继续赶路。小小茶舍目前已有三四十年的历史,在泰山周边小有名气。

几年前,陪外地朋友上山,恰好路过这家茶舍,朴实好客的老板拿出自家采摘的青桐芽招待我们。青翠的嫩芽叶片,在水中升腾起香气,散发着醉人的芬芳。眼前这杯晶莹剔透的女儿茶,就好像《红楼梦》中的那杯茶,茶未凉,香未尽,袅袅香气,穿越古今,余温犹存;又恍若是两千多年前,灵岩寺禅师们手中的那盏茶,茶香氤氲,杯盏浮生,带人体悟“禅茶一味”的哲学奥妙。

慢慢地饮下一口茶,就仿佛将泰山的青山绿水饮入心肺之中,内心涌荡起一股真真切切的沉静与喜悦。“禅茶一味”间,一叶青芽,醉了一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