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群工 > 正文

河北永清一女子诉称其房产被前夫侵占5年难收回

未知 2021-08-30 20:18

“我只想要回属于我和孩子的房子和土地,想带着两个孩子好好生活。恳请上级领导对此予以高度重视,尽快查明事实真相,严格依法公正处理,维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近日,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永清镇刘其村的杨某静女士致函有关部门如是说。

       

    我是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永清镇刘其村(现在的村镇改成了永清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一位村民。2006年9月6日,我与前夫刘某辉结婚。2006年2月21日,因村里分地,刘某辉把我户口迁入刘其营村。婚后我们育有两女,现正在上学。后因刘某辉出轨并与现任刘某某2015年生有一子,我们经永清县人民法院民事“(2016)冀1023民初1115号”2016年9月6日判决离婚。两个未成年的女儿随我一起生活。
    2014年我们盖了婚后的房子,东西厢房各3间,倒座算大门口7间,盖东边小院也是出租西厢房8间。孩子爷爷刘某泽因知道刘某辉出轨不管孩子,在外没离婚期间买了楼房,在2015年8月1日孩子爷爷给我的两个女儿写下遗嘱交给我,把位于刘其营7间房院所有房产份额留给两个孙女,嘱咐我把遗嘱放好,让我好好把两个孩子养大成人,将来两个孩子有个安居之所。我们婚后盖的房子,都是孩子爷爷找村干部给开的证明。孩子爷爷知道他在外养小三,把家里房子给孩子写的遗嘱,还说他们已经在县城买了两处楼房,那时还没有离婚呢。
    2015年刘某辉因曾向永清县人民法院起诉离婚,后于2015年6月2日证据不足撤回起诉。2016年第二次起诉,3月22日因我们老二小,永清县法院驳回了刘某辉的诉讼请求。刘某辉与刘某某的儿子生于2015年4月15日,我们是2016年9月6日判决离婚。
    在没离婚时,刘某辉有家暴行为。我多次报警,那个刘某某经常发信息骂我侮辱我,让我离婚。我于2016年5月9日起诉离婚,但我们婚后财产都是在我起诉之后判决书没下来之前被对方转走了。当时我想的很简单,对方出轨,我和他离婚,各过各的,他应该把属于我们的房子、土地给我和孩子们。但不幸的是,他出轨霸占所有财产,我和两个孩子净身出户。因离婚,村干部不向着我和孩子们,没人证明我们村里有土地,他们说我们自己知道有地就好,但和我结婚差不多时间的都有土地。现在村里征迁,作为一个女人还带着两个孩子却无能为力。
    我们2016年判的房子,对方是过错方,还有家暴的证据,不知为什么法院给我判的房子连门口都没有,五年了到现在都不给我执行,还把当事人的电话拉黑,我有一年无法联系他们。就抚养费问题我找了全国妇联,上半年给执行了6个月,2020年2月份到现在没有执行。到现在说执行不了了,让我重新申请执行。
    老人留给孩子的房子,我是2018年6月起诉。在我有遗嘱录音、录像,两名律师的见证下,不知为什么法院把老人留给孩子的房子直接放弃遗赠。我在永清县法院所有的判决都是输的,老人留给孩子的房子是7间所有份额,不知为什么写遗嘱的律师起诉的时候只写4间房院。2018年,廊坊市中院民事判决“(2018)冀10民终6188号”给判回来的。刘某辉为了把老人留给孩子的房子占为己有,拆了认为盖上就是自己的了。我前脚起诉,他两天拆了就盖上了。
    现在法院判决已经生效了,我2019年12月12日申请执行,永清法院2020年1月3号立案。一年了,在我2020年12月31日去看房子的时候,对方仍然始终出租侵占并盈利。法院只是把他拉黑,也没冻结查封,不影响对方盈利。我上午报警,中午法院就给我出终止裁定,说无法执行。我不知为什么,我们2016年的房子法院不给我执行还把我手机号拉黑。在能执行的时候不执行,能执行的时候,对方拆了3间,但对方出租盈利侵占5年,我跟孩子有家难归,村干部还处处帮他们,老人遗嘱的房子对方也在盈利出租,我们身为弱势群体却没有办法,当地律师看到我的判决书都不敢接。
    现在村里面临征迁,村干部说我没有知情权,现在唯一判给我的就是一个空股权,这个股权就是凡是出生的和健在的人每人都有(这个股权不是国家给的,是镇里和开发商签的,一年给8000多元,但一个人除以12个月除以30天再除以3个人,我们每个人每天才7元多)。这是我们在刘其营唯一得到的保障。
    我们没有口粮地,我和孩子该怎么生活。我们婚后盖的房子是老人找村干部帮我们开的证明,但是土地老人说没人不敢给你,但他去世了,我却没法要回。我跟孩子们要的很简单,因为我是农村人,没有土地我和孩子们怎么吃饭,没有房子,我和孩子无家可归,毕竟她们都是孩子啊!可我身为一个女人,身为一个妈妈却无能为力,感觉到很累。
    我是2019年得知王某与韩某鹏是夫妻关系,并同时出现在法院民事判决“(2016)1023民初1115号”判决上。同一份判决书两个书记员,内容一样,但是同一份判决却出现两个不一样的书记员。王某作为离婚案件刘某辉的诉讼代理人,王某的丈夫也出现在判决书上。王某与法院韩某鹏是亲属关系,自由出入法院,与法院工作人员相当熟悉。王某一直代理对方刘某辉所有官司,原来王某在河北天源某某律师事务所,现在在河北展某律师事务所。老人遗嘱的房子,我在打官司时问过韩某鹏,你们一个作为律师,一个作为法院工作人员是不是该回避。那次换了和王某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叫刘某亮,虽然换了律师,但还是王某的丈夫在这上班,跟王某代理没有什么区别。
    五年了好多判决书,发生了很多的事,这个官司至今仍没有解决,房子始终被对方出租盈利着,我和两个孩子净身出户了。他无视法律,全国去旅游,为了利益伤害我和两个孩子,我们却拿他没有办法。今年8月2日,我跟孩子去看我们的房子,对方还把我和女儿打伤了。我现在身心疲惫,但我带着两个还在上学的孩子还要坚强,因为我是妈妈。
    现在孩子们都开学了,我抚养两个孩子压力很大,没有房我要自己租房住,还要生活。一个女人足足跑了5年的官司之路有多累。我只想要回属于我和孩子的房子和土地,想带着两个孩子好好生活,别的也不计较了,因为来到世上谁都不容易。恳请上级领导对此予以高度重视,尽快查明事实真相,严格依法公正处理,维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

来源:中新在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