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舆情 > 正文

医生被指擅自改用刃刀手术致患者脊髓脊神经损伤

未知 2022-11-10 20:11

公正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要依法公正对待人民群众的诉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决不能让不公正的审判伤害人民群众感情、损害人民群众权益。

       
    近日,今年55岁的南京市秦淮区居民王某兰女士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说:患者本人在广西南宁市西乡塘区仁爱医院骨伤科因寰枢关节半脱位寻求手法理筋复位保守治疗时,先后被该医院王某杰主任医师擅自改做刃刀手术和某护士擅自改用重力牵引器牵引颈椎相继导致脊髓脊神经等多处多发损伤,几经投诉,至今仍未得到公正解决。
    该患者此前曾因寰枢关节半脱位症状在河南洛阳正骨医院郑州分院颈肩腰腿痛科知名专家李某强主任处住院时镜下手法复位但没扶上反加重,又推荐到广西南宁找韦教授手法复位后,在巩固治疗期间与其诊所新聘医生因琐事发生口角被赶走不再治疗。以后从2019年5月至7月7日数次飞机往返、多次陆续在广西南宁西乡塘区仁爱医院骨伤科田主任处就诊,持续用手法理筋复位几近治愈,已预订返程机票欲回南京复工,在临行前因田主任休息就随挂号员推荐去王某杰主任处微调一下即可。在他接续的同年7月8、9日连续两次行手法理筋复位保守治疗,但到7月11日第三次在未常规告知患者术前签字同意和未额外缴纳刃刀手术费情况下,原本无需改用刃刀手术过度治疗,却被他在佯装手法理筋复位时直接擅自改用刃刀工具在患者正常右侧颈肩腰背部大面积肆意乱宰猛刺数十刀,并重捶痛打宰刀处。患者被这突如其来的暴揍整得懵头转向,痛苦不堪欲从凳子上摔倒在地仅剩大口喘气之力,在其暂停间隙气息微弱地盲然追问其用什么东西刺扎后背让人痛得无法呼吸,他面露得意用挑衅语气把手中长柄针具举到患者眼前指着针尖道:“给你看仔细了,看见没?尖端是这种带弯钩状刀刃的”。惊恐之余顿感头发晕后背刀刺部位发麻钻心痛!随后这种麻辣痛感传遍周身,稍事休息不多时就硬撑着站立不稳的双腿,端扶着疼痛不堪的前胸后背步履蹒跚移行到其处,欲追问弄清楚其所用工具到底是何物扎在什么部位上了让人如此痛楚难行!被当时他的医助王某悦医生告知其已经请假回家休息3天,他展示的当时其所用针具为小针刀改良款“弯刀刃针”,拍照留证后,随即又要求他在病历本上写下复诊记录,他只是在主诉项如实备注下“(刃刀术后)”这四个字,这也是日后唯一一处可以得知王某杰当时所用施术工具和所做手术名称,其余任何经治医院病历都再无提及“刃刀”二字,再无处获悉患者曾惨遭过刃刀手术损伤的病因病史经历。患者强烈反对他将时隔3年前与刃刀手术无关的交通伤既往病史赫然纸上却只字不提因刃刀术后造成神经损伤而复诊的事实,但劝阻无效。于是立即又找到该院医政科皱主任,填写了“医院医疗过错医患纠纷投诉表”并拍照留下人身损害具体刀伤处痕迹,经协商同意患者先行垫付待出院后再来解决。即刻选择就近治疗,及时入住该院对面的南宁医科大学附属民族医院神经内科营养神经药物治疗。
    经及时不间断营养神经修复治疗10个月后,于2020年5月10日到该院骨伤科复诊时,又被该院护士操作颈椎牵引器时擅自重力牵引时被强力卡压扭转正常颈椎,造成颈椎旋转、颈髓胸髓腰髓损伤、中央管扩张脊髓空洞,一度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前伤未愈又添新症,进一步加剧病情急转直下瘫倒卧床无法自理,持续按照经治医院医生开具的药物持续不停营养神经治疗至今,先行自费垫付人身伤害医药救治诊疗费高筑。对患者造成的不仅仅是救治时间损失,还有进一步加重出现的中央脊髓型颈椎病运动障碍肌肉萎缩等二次医疗事故责任的继发症及其误工损失精神伤害等多重打击。
    2020年6月23日诉至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直至2021年7月才以“人身损害案”民诉前调非正式立案,投诉反映给该法院上级法院和其党办后才于2021年12月10日以“医疗纠纷赔偿案”民事诉讼正式立案,耗费历时一年半。该医院申请一审法院调取了患者从2017年1月31日至2020年7月11日之前全部就诊医院病历和上海司法鉴定研究院对交通伤的鉴定报告。患者也因其此举而书面申请追加相关医院作被告,但因工作量大繁琐被法院劝退而撤回追加。2021年2月法院摇号的首选鉴定单位南宁市公明司法鉴定中心,在同年3月份发函告知患者的律师要求患者本人必须亲自到场参加疑难复杂案件“鉴定前专家听证会”,患者因正值治疗脊髓损伤病重卧床期间不能承受旅途颠簸劳顿而无法亲临现场参加“鉴定前专家听证会”,并提交书面说明申请被其拒绝。之后却被其推卸给患者“不配合拒绝到场”为由于同年8月份在法院系统申请退案处理。承接该案鉴定工作的吕法医如此倒栽推卸不作为,对此次正常鉴定时效和后续备选单位的鉴定跟进造成恶劣影响。因此该司法鉴定中心不作为的规避行为,违反病重治疗期间不能实施鉴定工作的操作规定;违背了通知函之亲临到场参加听证会为“选择项”的告知细则规定要求;法院在鉴定前拒绝搜集患者书面申请要求提交骨伤科影像摄片等重要证据资料;违反证据收集不完整就迫不及待做鉴定。紧随其后的备选鉴定单位南宁市正廉司法鉴定中心同样于10月26日无缘由未告知情况下也拒绝了法院派对的该司法鉴定任务。直到正式立案后才得以申请委托北京市法大司法医疗鉴定,该鉴定机构并非围绕刃刀术后实际已有神经损伤事实后果来鉴定追查致伤因果关系,而是以超出其中医经络鉴定能力范围而回避退拒。因致伤原因不明事实伤害后果责任不清而无法鉴定致伤因果关系久拖不予解决。现仍因中央脊髓型颈椎病运动障碍肌肉萎缩而持续不间断药物营养治疗刃刀术后所致中枢和周围神经损伤,后背被宰刀处无不痛甚明显,不能侧卧触碰,多在疲劳持重剧烈活动后刀伤愈合处就撕裂般辐射周身痛,脊椎失稳转筋、24小时脑鸣不歇、睡眠颠倒等等诸多刃刀术后中枢脊髓神经损伤后遗症持久难以修复。
    该医院将患者持续手法理筋复位治疗数月的的“寰枢关节半脱位”这一急需手法理筋复位的脊柱关节错位症候诊断为“混合型颈椎病”,而且庭审时辩称其已用“针刺运动疗法(刃刀手术)”治愈该处关节脱位,并非患者术前经手法理筋复位保守治疗治愈。但寰枢关节半脱位病症是采用刃刀手术方法治疗的禁忌症,而且在行刃刀手术时尤其要禁忌错误使用重力穿刺深达神经软组织和骨骼筋膜层致神经筋膜损伤的操作。其坚决否认将手法理筋复位保守治疗擅自改为刃刀手术治疗,而是谎称所用的“针刺运动疗法”就是“刃刀手术”,二者就是同一治疗方法无差别。在2019年7月8、9日两天打印的病历中治疗处置项记录的针刺运动疗法是虚构的,实际没作;7月11日加用了针刺运动疗法(刃刀手术)但未加收此项手术费。事后未如实记录当时因其擅自将手法理筋复位治疗改为此手术治疗方法后导致了相关刃刀部位已有神经损伤的病症表现。用虚构病历诊疗记录行为和偷换治疗名词概念掩盖隐匿弯刀刃针刀具造成的术后多发神经损伤事实伤害后果。形成刃刀手术损伤神经的病理病机被转嫁给郑州分院镜下手法复位失败后所致混合型颈椎病、寰枢关节半脱位加重、终板炎病症这些诊断名称和交通伤左小腿腓总神经损伤病症名称,最终都被归纠于患者自身自带原有正常生理退化病症所致,与其实际采用的刃刀手术无关。该医院对法院帮助调取的上海司法鉴定中截取的南京军区总院肌电图报告添枝加叶断章取义后作为规避实际刃刀术后并发新的右尺神经损伤的质证依据;术后患者即刻出现疼痛麻木不能站立行走困难等不适症状被其忽悠为患者自我错误感觉认知;术后及时住院营养神经药物治疗属于患者自愿行为与刃刀手术无关。然而事实上患者追责索赔的所有先行垫付的医治费用皆是救治该医院刃刀术后和牵引器重力卡压颈椎扭转相继并发中枢和周围神经损伤病症的营养神经药物治疗费用。虽然在住院前告知过该医院医政科皱主任并经其口头同意患者先行自费治疗待出院后来商谈,但出院后找其负责人陈院长遭到拒绝,并侮辱患者说:“不懂什么是‘神经病’你去告法院”。反悔拒绝承认承担这些事实损伤后果责任,还弄虚造假反咬一口嫁祸给无辜患者自身自带原有脊柱自然生理退化症状。
    一审法官严重背离客观事实,混淆是非曲直混淆病情转归混淆事实伤害后果,颠倒医患纠纷责任关系,拒绝患者书面申请提交鉴定用相关影像摄片资料,拒绝患者的代理律师调取质证庭审笔录进行及时答辩。在二审问询庭时书面申请“调取”后,于2022年10月6日提交了两份质证异议的书面材料,但未被二审法官采信采用。一二审两次书面要求法院调查取证患者在事发时第一时间到该医院医政科填写的“医院医疗过错医患纠纷投诉表”均被拒。一二审两次书面提出“申请重做医疗鉴定”,却被二审法官在2022年10月13日的判决书上以患者未能“自己找到”有能力的鉴定机构而不再允许重做鉴定。虚构这个无中生有不作为的事实,明显虚构并违反法院审理委托鉴定程序。该医院庭上睁眼胡扯目前为止都“不知道”患者花钱医治的是“什么病”,血口喷人现在所有“针刺运动疗法(刃刀手术)”后的神经损伤都是患者自身自带原有生理退化病症,与该医院没关系无需担责”。该医院侵权残害患者手段隐蔽至极!暴力施术所用工具刃刀致伤的中枢范围脊髓损伤,无论在损伤危害程度、治疗时长、修复难度上均是永久不可逆转性神经损伤。刃刀术后瘫卧床上持续不间断治疗至今已3年之久即是不争的事实力证,就是刃刀暴力刺穿扎伤相关部位神经毋庸置疑!经持续药物营养神经治疗至今虽已修复可以下地站立行走,但患者经历过的刃刀术后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的漫长痛苦煎熬过程决不能被其不实言论掩盖成为海市蜃楼虚幻泡影而不复存在!更何况患者交通伤之前没有生理退化就医诊治病史,刃刀术前也无脊髓损伤后遗症之事,只能证明该医院胡搅蛮缠嫁祸违规操作行为和虚假陈述事实经过可耻。法官自由裁量权下作出了与事实损害后果严重不符的判决,无形之中将擅自改用刃刀手术隐藏于借医之机暴力伤害患者行为通过法院判决程序败诉而不了了之,失去法律维护公民合法公平权义公信力。
    以上陈述全部属实,如有任何不实之处,患者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与媒体和发布平台无关。既然无从证实该医院擅自改用刃刀手术操作过程中存在暴力伤人致患者神经损伤发生,作为曾担任过南宁刃刀协会秘书长职务的王某杰主任医师在施术过错中存在明知故犯和违规违禁操作行为,对患者构成侵犯人身健康权,该医院应对此行为后果承担医疗过错责任和事实损害后果赔偿责任,法院审理违背客观事实有失公平合理,那么就将事实经过公布于众记述于此!恳请上级领导明察秋毫,依法公断,以维护国家法律权威和社会公平正义。

来源:卫生与健康资讯
http://www.zgcjxw.cn/show.asp?id=26333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