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舆情 > 正文

响应号召生产防疫物资被设计陷害致花季少女跳楼身亡

未知 2022-06-04 11:10

深圳京科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京科公司)负责人陈林(化名)怎么也没想到,经商多年来一直都是合法合规诚信经营,却因响应国家号召生产防疫物资使自己和企业深陷囹圄,甚至造成未成年女儿跳楼身亡的惨剧。这一切还得从2020年那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说起。

一、疫情突如其来,京科公司领命生产

2020年元月伊始,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蔓延开来,为了抗击这种全人类未知的新型病毒,全国各地纷纷进入“战时状态”。一时间,“封城”、“居家隔离”、“方舱医院”成为百姓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热词。为了破解“一罩难求”的抗疫难题,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国家发动了防疫物资生产全民总动员。2020年3月京科公司作为深圳市、宝安区两级政府疫情防控物资生产重点储备企业,收到了宝安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函件,函件要求京科公司尽快采购防疫物资生产设备和原料,加大防疫物资的生产。京科公司响应国家号召,先后投入一个多亿资金用于熔喷布生产设备、检测设备的采购、厂房升级及聘请专业技术人员,同时企业内部制订了《熔喷布生产工艺流程图》、《检测设备操作指引》等一系列规范性文件,旨在缓解当时市场上“一布难求”的局面,以己之任缓解抗疫压力。2020年4月底京科公司熔喷布生产设备、检测设备全部调试完毕,通过试产的产品样品达到了京科公司企业生产标准要求,至此京科公司开始正式投产熔喷布。

二、提供虚假资料,新石器公司骗购熔喷布

2020年5月1日,新石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石器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军通过介绍人于伟介绍,前往京科公司熔喷布生产厂房考察,李军对京科公司的熔喷布产品质量表示认可,并强烈表示希望购买京科公司生产的熔喷布产品。京科公司表示,购买熔喷布需要具备口罩生产资质以及相关政府红头文件,否则不予销售。2020年5月2日李军向京科公司提供了《熔喷布申购资料》,并向京科公司承诺其购买的熔喷布只限于自用,绝不用于倒卖。同日京科公司与新石器公司在京科公司位于深圳宝安区的工厂签订了《熔喷布购销协议》,协议约定京科公司向新石器公司供货60吨熔喷布,且新石器公司应于提货当日进行验收,如有异议可提出。时至今日京科公司陈林经调查才得知,新石器公司当时提供的《熔喷布申购资料》中的许多生产资质及红头文件均为伪造,对此京科公司表示十分震惊,在2020年疫情防控如此严峻的背景下,竟然有企业胆敢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和资质证明,用于达到其骗购倒卖熔喷布的非法目的!

三、熔喷布价格暴跌,新石器公司开始提出无理要求

2020年5月2日至5月16日期间,新石器公司从未对京科公司提供的熔喷布质量问题提出任何异议,在此期间仅对供货速度及熔喷布切边宽幅提出过意见。2020年5月中旬开始熔喷布市场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新石器公司便开始向京科公司提出熔喷布产品存在颗粒过滤效率的质量问题。2020年5月17日新石器公司向京科公司发函,提出京科公司生产的熔喷布存在质量问题,京科公司对此十分重视,表示可通过第三方权威机构检测,如产品确实存在质量问题京科公司提供退货退款服务,新石器公司予以拒绝。2020年5月24日,新石器公司不打招呼地通过“货拉拉”平台将约1.8吨熔喷布运至京科公司工厂门口,并称该批货为京科公司生产的不合格熔喷布,京科公司在接收退货过程中发现该批退货产品中大部分并非京科公司产品,且之前新石器公司在双方微信群中发送的《收货统计表》中显示新石器公司拟退货数量仅约为500kg。京科公司为了避免双方扯皮推诿,本着双方继续友好履行合同的出发点,将此批熔喷布作废品处理。

2020年5月25日开始,新石器公司开始拒绝向京科公司提货,并要求无条件解除合同退还货款并索要巨额赔偿。京科公司依然表示产品质量问题可由双方委托第三方机构检测,但新石器公司李军拒不同意,还在双方微信群中扬言“法院、工商、质量监督部门、税务。我们都是好孩子会一起上”。此后京科公司多次委托介绍人于伟联系新石器公司希望双方企业协商处理纠纷,而新石器公司拒不理会,自此双方陷入纠纷僵局。

四、新石器公司报案,京科公司负责人被捕

新石器公司眼看其提出的解除合同、退还货款并索要巨额赔偿的无理要求无法满足,便于2020年7月30日以京科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向广州市天河区公安分局报案,同时向天河分局提供了来源不明的口罩及熔喷布样本,谎称该样本系京科公司产品。天河分局于当日向新石器公司出具了《鉴定意见通知书》,告知新石器公司其提供的样本为不合格产品,李军于2020年8月1日在《鉴定意见通知书》上签字确认。但天河分局于2020年8月3日才将前述样本送检,检测机构于2020年8月13日才出具了鉴定报告。天河分局在进行了“先告知结果,后送样检测”的“误操作”后,于2020年8月21日对京科公司陈林等4人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刑事立案,并在未核实新石器公司提供样本是否为京科公司产品的情况下,跨市对京科公司陈林等4人实施跨市抓捕并进行刑事拘留。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公开裁判文书显示,在天河分局立案后的2020年8月27日,新石器公司向河北宋某提起民事诉讼,新石器公司在该民事诉讼中称,新石器公司将采购的京科公司熔喷布转卖给了河北宋某,京科公司已按合同约定交付了熔喷布,因熔喷布价格暴跌宋某拒绝提货导致新石器公司产品积压,新石器公司指责宋某违反契约精神,并指出宋某拒绝接收京科熔喷布产品“毫无依据”。新石器公司上述“神操作”不禁使人发问,为何新石器公司能一边指责京科公司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并进行刑事报案,又能一边起诉河北宋某并表示京科产品符合合同约定?

五、新石器公司手段百出,是做局,还是犯罪?

京科公司与新石器公司的注册地分别位于深圳市宝安区、广州市番禺区,且合同履行地为深圳市宝安区,那么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为何能够拥有刑事管辖权呢?答案就是新石器公司实施了漏洞百出的“法律设计”。京科公司陈林告诉媒体,李军在报案材料中称,其使用京科公司熔喷布生产口罩销售给了住所地位于广州市天河区的广州砼玥劳务派遣公司(以下简称砼玥公司),而砼玥公司证人张祖涛在证言中称,其于2020年5月从互联网上认识了新石器公司法人代表李军,后双方于2020年5月21日签订口罩购销合同。履行合同过程中张祖涛发现新石器公司公司供应的口罩不合格,故与新石器公司达成一致认为口罩不合格的原因系京科公司的熔喷布存在质量问题。值得注意的是,经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显示,砼玥公司张祖涛曾系新石器公司董事,直到2021年1月9日才通过变更工商登记退出新石器公司董事,因此李军与张祖涛明显在公安机关面前编造了巨大的谎言。

值得深思的是,新石器公司作为口罩生产商,不仅应对制作口罩的原料进行全面检测,还应对其生产出的口罩成品进行质量检测并承担质量责任。为何新石器公司对京科公司供应的熔喷布进行了全面检测,并于2020年5月17日发函告知京科公司熔喷布存在所谓“质量问题”,还依然于2020年5月21日与砼玥公司签订口罩销售合同,使用京科公司的“问题熔喷布”制作成口罩销售给砼玥公司呢?销售“问题口罩”的是新石器公司还是京科公司?难道新石器公司销售“问题口罩”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新石器公司及李军通过“法律设计”利用司法机关的手段丰富,令人唏嘘不已、细思极恐!

六、新石器公司玩弄法律,京科公司付出生命代价

京科公司陈林告诉媒体,在京科公司四名涉案人员被羁押期间,新石器公司李军多次打电话给京科公司涉案人员家属,扬言如果不给予巨额赔偿,京科公司涉案人员至少被判刑十年以上,如果京科公司给予巨额赔偿,那么其可以做出“松螺丝”的动作让京科公司涉案人员“解套”,李军还亲口对京科公司涉案人员家属说“如熔喷布一层两层不合格,通过三层四层检测便合格了”。在李军的电话威胁下,京科公司陈林年仅14岁的女儿因无法接受父亲含冤被判入狱,在李军电话威胁十日后在深圳跳楼身亡。此外京科公司还因企业负责人被错误羁押,导致几百名员工下岗失业,经济损失高达2亿元,企业已濒临破产清算的边缘。

京科公司陈林告诉媒体,新石器公司通过“法律设计”陷害的企业不止京科公司一家。2020年新石器公司还与陕西宝鸡某公司签订熔喷布购销协议,将发送给京科公司的熔喷布检测单同样发送给该宝鸡公司,同样向该公司提出熔喷布质量存在问题索要巨额赔偿的要求,新石器成功获赔数千万元后导致该公司已破产倒闭。无独有偶,新石器公司还利用合同漏洞将低等级口罩冒充高等级口罩销售给陕西西安某公司,成功获利数亿元,造成该西安公司巨大损失。令人不解的是,新石器公司屡次运用同样的“法律配方”攫取巨大的经济利益后,依然欠税近1300万元,其中的手段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七、司法机关力求化解矛盾,新石器公司无理取闹

京科公司陈林告诉媒体,现有证据足以证实京科公司涉案人员并不构成犯罪。时至今日,司法机关为了化解双方矛盾,多次协调双方企业达成和解,京科公司充分理解司法机关为了化解矛盾促成案结事了的出发点,才在自身损失惨重的情况下提出了先行向新石器公司预退款,合同纠纷由双方通过民事途径解决的调解方案,新石器公司及李军却出尔反尔对京科公司加码加价,通过在网络上发表抹黑文章不断给京科公司及司法机关施加压力,并通过缠访、闹访甚至扬言组织几十人包围司法机关的方式企图达到其索要巨额非法利益的目的。

八、大潮退去百石现,正义永远不会缺席

京科公司陈林等人向媒体表示,其至今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两年前领命生产防疫物资,却成为了其经商路上的转折点,不仅付出了经济损失的代价,甚至让年轻的生命陨落!随着案件事实的不断还原,陈林等人坚信再精明的“法律设计”陷害手段终逃不过正义的光芒,同时也坚信司法机关定会还他们一个公平正义的清白!大潮退去后所有的罪恶都将曝光在阳光下,所有的犯罪最终都会被绳之以法,为此他与京科公司其他涉案人及家属誓言,如像新石器公司李军这样玩弄法律之人未能受到法律的制裁,他们定将向媒体曝光出更多不为人知的隐情,为自己也为所有被新石器公司进行法律设计陷害的企业讨一个公道!
来源:http://www.zgouge.com/minsheng/4314.html
 

标签